續用舊課綱是支持「慰安婦都是自願的」?藍營的神邏輯謠言又來了!

BUSTED 打臉
| 64295人

【流言內容】

政治立場較藍營的粉絲專頁「藍色小精靈」於2015.8.20,在其粉絲專頁上刊登了一張圖片,內容寫著「民進黨十三縣市堅持採用『慰安婦是自願的』舊課綱」、「蔡英文支持舊課綱『慰安婦是自願的』」等等言論。試圖將支持續用現行「101年版舊課綱」就是支持「慰安婦是自願的」做連結。

「藍色小精靈」粉絲專頁原文:https://goo.gl/SQf9T4

 


 

【流言查證】

許多支持課綱微調的人,把這網路謠言當作支持微調的理由。

但是事實上,講說「舊課綱說慰安婦是自願的」的人,不是別人,根本就是101年版課綱制訂的主導者,也是現在引發課綱微調爭議的「王曉波」

此外,根據自由時報2015.8.14的報導,台大歷史系退休教授吳密察,前往國家教育研究院的教科書資料中心,查詢目前教科書到底如何寫慰安婦,經比對現行課綱(也就是101課綱)下七家出版社的版本,完全沒有任何版本將慰安婦寫成是自願的

也就是說,王曉波、藍營及藍營網友用「舊課綱說慰安婦是自願的」,來指控「支持舊課綱就是支持慰安婦是自願的」這樣的論點,當做捍衛課綱微調的神主牌,是錯誤的謠言。

 

資料來源:

打臉課綱微調 吳密察:教科書均無慰安婦自願說

吳密察教授臉書原文

大家對教育部提出質疑的時候,王曉波公開在媒體上說反課綱的人主張慰安是自願的。這種指控非常嚴重,對於反課綱運動殺傷力很大。所以我就跑一趟國家教育研究院的教科書資料中心,查了目前教科書到底如何寫慰安婦問題。以下是我查出來的結果。

目前高中歷史教科書共有7種版本,它們關於慰安婦問題的敘述分別如下。

從教科書來看,實際編寫出來的教科書對於慰安婦問題的描寫,根本沒有王曉波所指控的將慰安婦說成是自願的。甚至,從遣詞用字看,都比王曉波將慰安婦說死成是「被迫的」來得周延。教育部及王曉波等人等人所條根本不需要就這個問題調整課綱(不需要)。誣指指反課綱者主張慰安婦是自願的,更是居心不良、含血噴人,入人於罪的不道德行為。

1. 龍騰101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戴寶村、韓靖宇、洪碧霞、林虹妤):
戰爭期間,日本政府結合官、軍、憲、警、業者等,有計畫地以各種手段,於韓國、台灣、中國及東南亞的占領地設置「慰安所」,並徵集貧窮女子為日軍從事軍中「慰安」的性服務。1991年(民國八十年)底,四名韓國倖存慰安婦性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提出控訴,是最早提出訴訟並對日求償之亞洲受害國。其影響所及,亞洲多國的慰安婦也勇於出面控訴日本於戰爭期的罪行。1992年,台籍慰安婦開始透過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,聲明係非出於自願並提出對日本政府的控訴。1999年(民國八十八年)8月,台籍慰安婦與聲援的律師、學者和民眾前往東京遞狀提出「台灣慰安婦要求日本政府國家賠償」訴訟案。然而三審皆以「超過追溯時效」、「國家無答責」宣判敗訴。(課文中另加上一張台灣軍徵調慰安婦赴前線的檔案)。(龍騰103版內容相同)

2. 翰林101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吳學明、王世駿、陳志豪、陳凱雯):
日軍在侵略戰爭的同時,常發生軍人性侵婦女、性病傳染等問題,影響佔領區的軍紀與戰力。於是在軍中成立「慰安所」,向日本、朝鮮以及台灣徵召慰安婦。雖然有些婦女自願到海外從事慰安工作,但也有許多台灣婦女是以招募護士、洗衣工等名義被誘騙,被迫成為慰安婦,造成當事者終生極大的身心傷害。(另以專欄介紹台灣慰安婦的求償運動)。(翰林103版內容相同)

3. 三民101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薛化元、李明仁、金仕起、劉季倫、李福鐘、楊宇勛):
更有大量台灣人奉命從事機場及防禦工事的修築,甚至徵集隨軍「慰安婦」,其中有相當比例是被強迫的。(三民103版內容相同)

4. 泰宇101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陳豐祥、陳登武、陳秀鳳、王秀惠、李月桂、莊德仁、李寶利、萬雅筑、謝敬慧):
還有為數不詳的台灣婦女,被迫或被騙前往海外,充當戰地日軍的慰安婦。她們即使歷劫歸來,身心所遭受的重創,終其餘生難以平復(另在腳註介紹慰安所制度及近年來的糾彈運動)。(泰宇103版內容相同)

5. 全華101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賴澤涵、蔡怡邦、王宇、江俊銓):
台籍慰安婦的動員始自中日戰爭時期。慰安婦的來源除軍部透過役場(公所)在各轄區以抽籤方式徵調的民間婦女、或以「奉公」名義抽調的年輕女性,另外還有被騙而至海外從事軍妓工作的女性。(金華103版,根據103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也稍有調整,成為:賴澤涵、王偲宇、江俊銓、梁賢章。內容稍有修改,成為:台籍慰安婦的動員始自中日戰爭時期,其來源除特種行業外,還有大量受騙而被迫至海外從事軍妓工作的女性,其所受的傷害難以磨滅妹)

6. 華興103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雷家驥、王明燦、杜欽、劉宗智、沈超群):
日本政府為鼓舞軍隊士氣、防制性病蔓延等因素,在中國、殖民地台灣、韓國與佔領區菲律賓等地區,大量徵集「慰安婦」(即日軍軍妓)
總督府透過「台灣拓殖株式會社」,以提供工作機會、改善家庭生活等名義,誘拐不少台灣女性從事「慰安婦」(軍事性奴隸)工作。
(另以頁旁註,說明慰安婦問題已被聯合國列入人權問題)。

7. 史記103版(根據101課綱編寫。編纂委員:毛漢光、閻沁恆、張亞中、張哲郎、孫鐵剛、黃福得、邵銘煌、黃光國、謝大寧、吳東野、蘇宏達、左正東、張登及)【請注意:編纂委員有半數不是歷史專業者】:
戰爭期間,日本還從台灣強迫婦女充作軍妓,這些可憐的婦女遭受戰爭和日軍的蹂躪,戰後也長期生活在陰影之中,境遇悲慘。1996年(民國85年)我國政府正式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賠償,但至今日本僅口頭表示道歉,對賠償問題則缺乏誠意,這問題至今尚未解決。